首页 快讯内容详情
USDT交易所程序出租:商汤集团最快年底前完成香港IPO

USDT交易所程序出租:商汤集团最快年底前完成香港IPO

分类:快讯

网址:

SEO查询: 爱站网 站长工具

点击直达

(原标题:独家|商汤集团最快年底前完成香港IPO)

《科创板日报》记者从知情人士独家获悉,商汤集团仍将坚定推进香港IPO,最快将于年底前完成。

今天中午, 商汤集团在港交所公告,董事会宣布,全球发售及上市将会延迟,且公司预期将刊发补充招股章程,补充招股章程修订及补充招股章程,将载有经更新上市时间表、香港发售股份的相关申请程序及其他相关资料。公司仍致力尽快完成全球发售及上市。所有申请股款将不计利息悉数退还予所有申请人。(记者 黄心怡)

延伸阅读:

IPO定价日却被“精准打击”,商汤科技到底做“对”了什么?

12月10日,美国财政部将商汤加入了所谓的“中国军工复合体企业”清单,实施投资限制。

原定于12月17日上市的商汤科技(0020.HK)已于12月7日至12月10日期间开启认购,招股价为每股3.85-3.99港元。目前,包括Hel Ved Capital和上汽集团合计在内的9家国内外基石投资者认购六成达4.5亿美元。

正值商汤科技冲击IPO的最后阶段,美国将地缘政治凌驾于科学发展之上的做法,不仅弃全球投资人利益于不顾,也破坏了全球商业互融互通的生态平衡。

事实上,这不是商汤科技第一次遭遇美国打压。早在2019年,美国商务部就曾把商汤科技加入实体清单。此次商汤在IPO定价日被“精准打击”,也为当下走向世界的中国科技企业“敲响警钟”——美国正以“民主”为工具、武器反世界潮流。

对于中国企业而言,商汤成功IPO不仅能为AI行业正名,更关键在于,商汤也将是10年间人工智能融资2169亿元最好的注脚。美国这一做法试图扼制商汤科技的带头作用,逼迫中国更多的硬科技企业从港股回到科创板,甚至离开资本市场。

商汤时代不仅预示着中国硬科技发展的分水岭,也代表了中国未来10年的主旋律。中国科技进步发展的前进步伐,不会因为美国的打压和遏制而停下。

财经无忌将借助以下三个角度来分别探讨,被美国无辜打压的商汤科技到底做“对”了什么?

1、商汤科技所处一个什么样的赛道?

2、商汤为什么会成为美国“精准打压”的对象?

3、商汤科技的未来有多大想象力?

中国正在进入一个全新的时代

“人们已经吃光了长在低处的经济果实”。

《大停滞》的作者、经济学家、乔治梅森大学经济系主任泰勒·考恩告诉了人们关于科技一个鲜为人知的真相:在过去很长的时间里,大多数的创新带来的结果只是利益的再分配,而不是价值的创造。

当下,传统产业对经济的推动作用已经接近尾声,而那些“软科技”——诸如游戏、电商、团购这类典型的互联网软件和工具,正面临发展瓶颈。

2021年7月,福布斯中国发布了2021中国最佳CEO榜,榜单排名有些出人意料——相比去年,互联网大佬们跌出了前50,小米的雷军、比亚迪的王传福排名前列。福布斯中国对此评价:“中国互联网行业生态剧变、品牌裹挟资本的野蛮生长的时代或将终结。”

过去的10年里,中国互联网在大量赞誉声中“弯道超车”,但却没有真正的带动产业结构的真正升级。完备的实体经济才是一个国家的基石,消费互联网已经完成了阶段性历史使命,是时候进入新的页面了。

一个时代的落寞往往意味着一个新时代的开启。

相比之下,以人工智能、基因技术、航空航天、脑科学、光子芯片、新材料等为代表的 “硬科技”正在成为未来经济发展的“主旋律”。


早在2018年12月,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科技领导小组第一次全体会议时提出,创新事关国家前途命运,硬科技上升为国家意志战略,着重突出硬科技研究。

根据CB Insights最新数据,中国一共有独角兽企业168家,排名全球第二。而科技企业数量已经占我们独角兽整体数量的84%。新一代科技企业家作为中国经济的“新贵”阶层,正在快速崛起。

在这之中,诞生于60年前的人工智能(AI,Artificial Intelligence)终于在象牙塔里坐了半个多世纪的冷板凳之后,迎来了迷雾中的春天。

此前,谷歌、微软、IBM、亚马逊这些世界一流企业纷纷投身于人工智能领域“军备竞赛”,力求在未来技术格局中占得先机。中国的科技公司也没有缺席,商汤科技就是其中之一。

2014年,香港中文大学汤晓鸥教授带领商汤创始人团队发表了DeepID系列人脸识别算法击败Facebook,全球首次超过人眼识别率。但研究成果如果不能商业化落地,所创造的价值也将大打折扣。于是,两位“技术大拿”走出了实验室,在当年10月正式创办商汤科技,志在开创AI新时代。


历经7年,商汤科技已发展成亚洲收入最高的AI软件公司,自带“科研精神”基因的商汤科技也成了科学家的殿堂,在业界它被称为“中国的贝尔实验室”。

科技企业从大变强必须要有原创技术,随着中国进入硬科技时代,满怀“用技术让人们的生活更美好”的商汤,其背后代表的科学家创业已然成了下一个十年的必然产物。

中国的发展即将迎来一个崭新的历史阶段,这也是美国阻挡中国科技进步发展步伐的底层逻辑。

为什么商汤科技会被美国“无情打压”?

作为行业领先的AI独角兽,商汤科技一直备受国内外资本青睐。

自成立以来,已累计获得52亿美元的融资。根据市场消息,最后一轮融资后,资本市场对其估值达到130亿美元。根据招股书披露的数据,无论是从融资金额还是业务规模来看,商汤科技都有望成为人工智能领域全球最大的IPO。

值得一提的是,港交所对于“同股不同权”公司的主要上市前投资人法定禁售期最低限要求,为50%所持股锁定6个月。而商汤招股书披露,商汤科技所有上市前投资者均就更为严格的禁售期达成共识,承诺全数100%股份在上市后锁定6个月,这无疑体现了商汤所有主要投资人坚定看好商汤长期价值。

,

USDT交易所程序出租点击联系我),全球頂尖的USDT場外擔保交易平臺程序出租。

,

客观而言,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中国在AI人工智能这样真正的硬核科技方面,一直缺乏规模性的大企业。商汤的上市,恰好补了这个缺。


我们认为,无论是从短期还是长期来看,商汤科技都具备稀缺性的投资价值。

从长期来看,在上市的招股书中,商汤在阐释业务和定位时多次提及,商汤的本质是一家平台化的人工智能软件企业。无论是智慧商业、智慧城市、智慧生活、智能汽车,本质上都是AI技术的变现。

且商汤是行业内为数不多自主研发并建立了深度学习平台和超算中心,打造了新型人工智能基础设施——SenseCore商汤AI大装置,打通了算力、算法和平台的企业。

如何理解“商汤是一家平台化的人工智能软件企业”,“AI大装置”为何稀缺性?

在AI应用层落地上,项目定制是常规方式,比如做一个手机检测的算法,需要上百人的团队,但换一种场景的应用模型,又得上百人进来……好比不同的场景里盖楼,堆人是解决问题常用的方法。

人工智能如果只是单点突破,它其实做不了真正驱动时代的前进,因为它只能解决单点的问题。对于商汤科技而言,需要回答的是,AI如何实现高效率、低成本、规模化的创新和落地。

“我们是一家赋能百业,行业领先的人工智能软件公司。”这是商汤科技给自己的定位,“AI大装置”就是这一“宏大且超前”蓝图下的产物。


招股书显示,基于“AI大装置”量产AI模型,2019年、2020年及2021年上半年,商汤的研发人员每人年均生产的商用模型数量从0.44一路提高至3.45,然后继续提高到了5.24个,效率提升11.9倍。

截至2021年6月30日,商汤已开发超过22000个用于不同应用的商用人工智能模型,涉及多个垂直行业,是业内场景应用布局和探索最多的企业。

以研发智能汽车为例,在过去的5年里,商汤用AI大装置针对汽车场景生产了1400多个AI模型,实现了数十项AI功能的量产,去感知车外行车环境、感知车内的人车互动、数字人车载助手等,签订了超过2000万辆的定点,覆盖30家车厂。

某种程度上来说,商汤AI大装置通过“赋能百业”让公司不断输出创新应用,为成长提供了强劲动力,创新应用又反过来持续助力公司带来业绩增量,两者齐发力,最终完成了AI价值的闭环。

而从短期来看,作为近期港股唯一一家硬科技上市公司,在高精尖科技的硬科技领域,商汤给香港市场带来了更强的科技属性,传递了中国未来几十年科技创新的“风口”。


如此种种也意味着,在硬科技产业逐渐成为未来中国真正的经济顶梁柱的当下, 商汤科技是一家不可多得的优质标的,美国不惜滥用出口管制等措施,动用国家力量打击的目的也就不言而喻。

一家高势能企业背后的想象力

硬科技创新具备高技术、长周期、难度高、不确定性强等特点,早期的投入回报不成比例,堪称“十分耕耘,一分收获。”

对于企业而言,硬科技投资,是一场长期主义的实践,真正的价值往往在长期中才能体现。

早在创立之初,商汤科技就意识到科技本身并不是瞬间“爆炸”的,科技增长遵循指数法则,前期缓慢,后期爆发。基于此,商汤科技从一开始就在人才上不断下注。CEO徐立曾表示:“人工智能的竞争是人才的竞争。”

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底,商汤科技拥有一支囊括了40位教授、250多名博士和博士生,以及3593名科学家和工程师的技术研发团队,占比公司全员超三分之二,且平均年龄仅为31岁。

一直以来,研发与人才始终是科技企业保持竞争力的两大要素。面对未来的企业,除了对人才的重视以外,还必须通过研发投入为未来高增长积蓄势能。

比如特斯拉,自诞生之日起,就在研发投入上下重注,据彭博社编制的数据显示,特斯拉每分钟烧掉逾6500美元。如今已经成为世界第一的车企;再如亚马逊,从1994年到2016年的22年里,在研发上疯狂押注,为此还收获了“烧钱大王”的称号,时至今日,亚马逊已然是全球最大的跨境电子商务平台。

这说明硬核科技企业也具有“重资产”属性,需要长期研发投入、持续积累,而商汤也在经历这一过程。

招股书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0年,其研发开支分别为人民币8.48亿元、19.16亿元和24.53亿元,分别占同期营收的45.9%、63.3%和71.3%。今年上半年,商汤科技研发支出17.7亿元,占营收比高达107.3%。而此次IPO募资的资金,商汤也明确表示预计将60%用于研发。


从过往的经验来看,这样高势能的硬科技企业未来也有望成为整个颠覆性创新的引领者。

值得一提的是,商汤在这种创新能力长期积聚之下形成AI大装置,也为人类提供了一种探索未来的全新范式——机器猜想。


1962年,美国著名科学哲学家托马斯·库恩在《科学革命的结构》中提“范式”理论,指的是常规科学所赖以运作的理论基础和实践规范。

经过多年发展,目前主要包括四个主要范式:通过实验用来描述自然现象的经验范式(第一范式);使用模型或归纳法进行科学研究,如开普勒定律的理论范式(第二范式);计算机仿真模拟的计算范式(第三范式);大数据时代,研究统一于理论、实验和模拟(第四范式)。

我们认为,未来决定科学范式发展的,是基于思维科学的“第五范式”,即“机器猜想”范式。以预测蛋白质结构为例,不用精心准备输入数据和流程,只要把所有可能相关的数据都输入,最后“大装置”穷尽所有可能性,同样解出正确的结果。

作为基础设施,AI大装置在本质路径上把AI能力变成了一个输入→输出的机器和工具。运用这个工具的,可以来自任何行业和领域,打开了整个人工智能行业的想象空间。

从短期来看,美国为了维护自身科技垄断和霸权地位, 一再泛化国家安全概念,滥用国家力量,滥用“清单”,中国高科技企业会受到影响。

但从长远的视角来看,中国自主创新的决心和意志只会更加坚定。以中国超级计算机为例,在美国的多年封锁之下,依然凭借自主创新跃居全球领先地位。

可以预见,商汤科技正是下一个“中国超算”的代表企业。

 当前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发布评论